首页>>故事会 >>列表

疑案实录之种出的杀手

2020-08-01 21:28:41 字号:

近来江湖上传言出现了一个新的杀手组织。据说这个组织里的杀手个个武功高强,身手不凡。

更关键的是,一旦雇主下达好了格杀指令,杀手就会全力以赴的去完成。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终止行动,哪怕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也要不折不扣的完成任务。而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因此这个杀手组织很快江湖上声名鹊起。也让那些与人结下深仇大恨的大佬、头人们谈之色变,甚至闻风丧胆。都想将其除之而后快。

只可惜这个组织似乎隐藏得特别深,又像风似的飘总是忽不定,即使是和他们有业务往来的人,也是把钱和要杀的人的照片放在指定的地方,从来没有人见到过组织的任何成员。

如果他们只是杀害一些混迹江湖的黑道人物,那也算是惩恶扬善,为民除害。因为不论黑社会的成员人品如何,但他们又有谁手上没有沾满别人鲜血的呢?

可是,这个组织似乎只认钱,并不论是非对错。只要有人出钱,他们就会按要求办事,并且来者不拒。

如果不是有线人告诉我们,杀手组织下一个目标是是我的一位朋友,我和阿弟也绝对不会想到去招惹这个组织,更不会想到要找出这个组织来。

我这位朋友并非江湖人物,也与黑社会扯不上半毛钱关系。只是一名普通法官而已。因为他经手的一个案子触及到了某个富豪的利益。富豪多次派人出面希望他能够在权限之内给予适当的帮助,甚至避重就轻的对案子做出判决,使富豪的既得利益不要损失得那么惨重就好。可我这位朋友却觉得,身为一名法官没有比始终要坚持正义,不做有违良心的事情更重要的事情了。所以他一再拒绝了富豪派来的人。包括他多次的行贿。

就是这样,他便彻底激怒了那个富豪,以致招来杀身之祸!

我和阿弟以有这样的朋友为荣,因此决定竭尽所能的保护和帮助他。

可是,当我们真的做起来,才知道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像的那么简单,毕竟我们对杀手组织的了解几乎为零,而杀手组织又隐藏得那么深,行动也是隐秘至极,应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呢?

幸好,在多宗有目的的谋杀案发生之后,公安机关也介入了调查,所以多少我们通过些关系,也能要来些有价值的线索作参考。

其实警察在多宗谋杀案中也并没有掌握行凶杀手的太多线索,甚至连目标和嫌疑人都无法确定。他们唯一清楚的就是,杀手是一些极度凶残的家伙,每次都是毫无人性的杀害目标人物,而且在事后不留下任何透露自己个人信息的蛛丝马迹。照警察的话说就是,这些杀手都是来无影去无踪,如鬼魅一般的人物!

与此同时,警察也说了,一般的谋杀案,就是凶手再强悍,多少也会在现场留下一些比如身体脱落的组织,或是死皮角质甚至是头发等生物碱材,但他们在多个案发现场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些。

不过,警察倒是在每个现场倒是都找到了一些类似植物细胞和纤维的不明物质,但因为连刑侦专家都无法解释,为什么现场会留下那些,也无法判断倒地属于受害者还是凶手,所以警察也只能暂时把收集的那些东西都存放在档案库中了!

当然,对警察没有用处的东西,未必就对懂得那么多奇闻怪事的阿弟百无一用。

他给我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东南亚地区有一些低等的肉食植物。利用它们会简单移动和嗜血的特性,东南亚的巫蛊术可以把它们的种子用特殊的办法培育。再在合适的时候把它们植入人体内,种子就会在人体内生根发芽。种子靠吸食人的精血长大后,具有简单的意识和思维。当它们慢慢长大,到胀破人的腹腔长出人体外后,巫蛊师会把一只豢养的小鬼与植物绑定,等植物成熟以后,巫蛊师就可以指挥它们去杀人了!因为这些植物原本就嗜血,所以执行命令的时候特别凶残,会不达目的永不罢休!

但是暂时阿弟还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杀手就是故事里的那些植物,他说只有亲眼见过才能肯定!

不过这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首先当我们与杀手面对面的时候,就等于把自己送进了虎口,如果阿弟的判断正确的话,还有办法对付,就等于虎口拔牙。若判断有误,那暴露在杀手面前的就将是三条人命啊!

我让朋友以躲避杀手的追杀为由,暂时搬进我家住。因为阿弟说对我家环境比较熟悉,面对杀手是主场作战。

同时,我们也在不停的准备着对付杀手可能需要的东西。但没有过几天,杀手就找上门来了!

它来之前朋友住的房间突然飘来一阵诱人的花香,那香气让人昏昏欲睡,精神涣散。之后窗口处就伸进几根小拇指粗细的藤蔓。

进屋的藤蔓仿佛都有眼睛似的,径直朝朋友所在的位置延伸过去。根本就不理会站在一旁的阿弟和我。

我抽出匕首,对准藤蔓,想就它割断。握匕首的手却被它死死的缠住,无论我怎么用力,它也纹丝不动。我又掏出打火机,想试试火能不能对付它。这下竟把它惹怒了,只是随便轻轻一抖,就把我抛出好几步远。

接着那几根藤蔓就如狂蛇乱舞,瞬间便将昏昏欲睡的朋友牢牢困住。让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浑身疼痛不已的我觉得奇怪的是,被藤蔓缠绕得如此紧的他,只能任由摆布,居然完全不知道反抗和呼救。

眼看着朋友已经被藤蔓缠绕并不断勒紧,皮肤已经变成紫褐色,呼吸也从急促慢慢转变得微弱,一个青面獠牙,长着人的上半身,下半身却是植物根茎,头顶还开着一朵巨大花朵的怪物才从窗口处窜进房间。

此时我才发现,那些缠住朋友的藤蔓居然是这怪物的四肢。

就在我被眼前这形态怪异的东西惊得目瞪口呆的时候,阿弟终于出手了。

就在那怪物杀手口中伸出的尖刺就要接触到朋友的脖颈上的主动脉时,两张符咒在一段急促的咒语之后,化作一串熊熊燃烧的火球,朝杀手疾驰而去。紧接着阿弟又抽出一把铜钱组成的宝剑将杀手头顶的巨花砍落,那花朵一落地,居然就化作了一摊墨绿的汁液,浓稠得让人恶心。

就在杀手缩回藤蔓,把目标对准阿弟时,他又不慌不忙的掏出一把黄色粉末洒向杀手。粉末一接触到杀手就化作一群爬满它全身的小虫子,刹那间就把它啃噬成了一堆枯枝败叶。

“操纵它的人一点就在附近!”说着阿弟从窗口一跃而出……

等我在浓稠的夜色中找到阿弟时,他正在和一群警察将一个干瘦的老头押上警车!

一切就此结束!